距离 2023年考研 还有 0000
搜索

曼奇尼:后新冠时代——治愈的策略

2020-4-16 07:10| 发布者: kaoyan| 查看: 175| 评论: 0

摘要: 意大利学者埃左·曼奇尼有关社会创新案例探讨的《日常的政治:韧性社会的生活项目》目前已完成翻译,计划于2020年下半年印刷出版。新冠疫情蔓延全球期间,作者在意大利布奇内小镇的家中特意为本书中文版撰写了序言。 ...

意大利学者埃左·曼奇尼有关社会创新案例探讨的《日常的政治:韧性社会的生活项目》目前已完成翻译,计划于2020年下半年印刷出版。新冠疫情蔓延全球期间,作者在意大利布奇内小镇的家中特意为本书中文版撰写了序言。序言中,埃佐·曼奇尼面对现实状况有感而发,谈论了突然爆发的疫情对人类社会的改变和影响,而类似新冠疫情这类全球性的危机也正是“设计与时代”丛书关注的主题之一。以下将埃佐·曼奇尼序言的全文先行刊登,以飨读者。


后新冠时代

我正在家里写这篇序言,由于意大利颁布封锁政策以对应新冠病毒,我在家里已经闭关了四个星期。


要谈论一本涉及日常生活的政治的书,没有办法回避这个起点:这种全民闭关的情况,直到几个月前,都还是不可想象的,如今,我和世界上至少30亿人在一起,闭门不出。如果说日常的政治是涉及生活方式的政治,那么在2020年的头几个月中,世界上已经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事情就是爆炸性的涌现:通常情况下,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遮蔽于阴影之中,而此刻却变得分外清晰。我们所有人都目睹了前所未有的一幕:街道空了,工厂和办公室都关了。数以百万计的人,彼此保持距离,他们在网上表达了自己的社交能力。这种状况前所未有,个人和超本地性,集体性和全球性结合在一起。因此,日常生活的政治显现眼前,每个人都以他/她自己的方式生活,并根据他/她所处的环境而定,但也具有很强的共同特征:所有人都面临相同的约束,都有着对今天的恐惧和对明天的担忧。


当我写《日常的政治》一书时,我并没有预见到这种可能性。尽管这本书谈到了日常选择与那些早已可见的环境和社会危机之间的关系。当然,流行病的风险早已为人所知,并已列在未来可能的灾难中。但这只是可能出现的许多全球性问题之一。然后我们目睹了一切:大流行病席卷了世界,从第一天到第二天,从个人的日常生活到政府的选择,各个层面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换句话说,大自然带着微小的病毒进入了这个领域,改变了所有游戏规则和所有的人类政策。从个人到中央政府,所有这些人都必须应对自然的政治。


我们都已经看到并知道了结果。第一步,大自然已经使数十亿人闭门在家,停止生产和运输。自然向所有人展示了我们自大的脆弱性。我们需要重新讨论那些已经占据主流的思维和行动方式,与现代性这一问题一起。


正如我已经说过的那样,这本书并没有探讨疫情本身。但是,它谈到了不同的日常生活政治。如果继续下去,将迫使我们走向灾难。但最重要的是,书中谈论了那些方向相反的模式。那些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地方创造新世界的人们,这些人以新的协作能力和创造新的地方社区的能力为基础:人与人之间以及与他们所生活的自然环境有关系的人的网络 。


我认为,关于这些地方社区如何以及何时出现以及能否出现的讨论,也是本书对“危机后”讨论的具体贡献。也就是说,未来我们要采取的方向。因此,这些简短的介绍性注释旨在引导读者朝这个方向思考。换句话说,它们为在本书所讨论的内容与新冠全球危机给人类的教训之间架起桥梁。


所有人在家,一切均在线。接下来是什么? 必要的强制令,意味着“所有人在家”。在一个已经被数字技术广泛渗透的世界中,强制令也就意味“一切均在线!”而且,实际上,许多迹象告诉我们,这正是眼下发生的事情:无论贫富,老人还是儿童,都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品位(以及他/她的网络带宽)全都封闭在家网上巡游。这是什么?这将意味着什么?


人类是社交动物。在各种情况下,他们都试图与他人建立某种形式的关系。在必须保持“社交距离”的时候进行社交的需求,在数字技术和社交媒体已经足够普及的环境中,已经产生了一种实质性的社交现象:许多人被迫在线上进行一切工作,但凡可能,一切在线。更准确地说,他们被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线上活动。当然,不仅从花费的时间这一角度,还包括各种类型的活动:学习和工作,解决各种日常问题。结果是,社会和文化变革在此基础上发生,很可能在危机之后以某种方式持续下去。


换句话说:在以前从未尝试过的领域中,许多人被迫克服使用数字技术的实际和心理障碍的门槛。结果,一旦克服了最初的实际和/或心理困难,许多人发现这些在线活动可以轻松、高效,有时甚至很有趣。不仅如此。他们指出,随着越来越多的活动在线进行,还可以获得巨大的环境效益。最后,减少“必要的流动性”可以释放以前旅行所占用的宝贵时间。因此,有理由相信,当这种特定的危机完全结束时,线上活动被视为便捷的解决方案,在线服务以及由此产生的在线社交也将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这当然没有错。但是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相当大:在线服务的普及,以其实际的或可感知的便利性为指导,不能与其当下的主要社会影响分割开来。也就是说,它们完全符合两种非常危险的趋势:个体化和虚拟化。


趋势和反趋势。个体化和虚拟化的趋势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尽管可以说,危机之后一切都不复从前,但新冠却加剧了这一趋势。结果是,如果没有其他任何事情发生,以在线服务的便利性的名义(即以无需费力,没有摩擦的日常生活的名义呈现一种生活的梦想) ,社会将继续朝着无数个人自我消解的方向前进,广泛联系,却如此孤独。一个由更多孤立的人组成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较少,也就是说更加个体化),并且与他们所居住的地方更加脱节(人与地方之间的关系较少,即更加虚拟化)。最终,整个社会的凝聚力减弱,自组织能力下降。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发生,那么所有这一切(正如刚刚所说的)就会是未来。所以问题是:还会有其他事情发生吗?是否有任何迹象使我们认为事情也可能朝着与现在描述的(反乌托邦式)不同方向发展?幸运的是。与往常一样,现实是矛盾的。多种不同的趋势可以共存,甚至有些与之前所说的相反。要看到这些趋势,我们需要合适的眼镜。也就是说,即使它们发出的信号微弱,也必须采用能让我们识别它们的评估标准。


例如,在“所有人在家”法令颁布之后的第一天,在世界各地,我们看到阳台上煜煜发光的一群快闪人:由于渴望减少孤独感,儿童、老人,专业音乐家和整个家庭,如先前在网上约定的那样,出现在各自的阳台上,一起唱歌和玩耍。当然,由于这些特殊事件的性质,这些行动并未产生持久的社会形式。尽管如此,它们不只是人性的动人表达。它们还表明了一种可能性:居住于物理数字的混合空间中。那就是使用网络在现实世界中一起做某事。在接下来的几周内,这种行动闪现于全球各地。


混合的地方社区。有些人组织起来帮助老人或被隔离的人,有在当地进行协调的公共机构和志愿者协会,有商店为无法行动的人送货到家,有一些书店支持本地的文化活动……它们都是无接触社交的例子,但是,它们都通过网络和地理接近解决了问题。培育关系网络的社交活动,在危机之后可以发展并成为混合的地方社区。也就是说,有能力同时居住在物理空间和数字空间中的社区。正是由于它们的混合性和地方性,这些社区才能赋予它们所嵌入的更广泛的社会体系凝聚力和韧性。实际上,正是因为它们每天致力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照顾,致力于照料他们所生活的环境,所以当此类事件发生时,它们具有行动和自组织的能力和知识。因此,它们是最了解如何应对灾难性事件的群体。


话虽如此,但可以指出一个主要的设计方向:在线社交必须导向一种能够进化并进入现实世界的数字关系系统。但是为了做到这一点,有必要从一开始就在(主要是)“邻居”之间的数字空间中培养关系。也就是说,在定义明确且本地化的对话者群体之间。


换句话说,提出这一策略意味着要押注这样一个事实,即现在驱使我们上线的相同能量可能会推动我们建立本地化网络:在线互动在危机后时期,也能够在物理世界发扬光大。在此过程中,产生出前所未有的混合社区。


照料地球。建立新的地方社区需要一个愿景和一些特定技能,以决定如何采取行动,倾听(其他人和环境的)反馈,调整行动方向。它还需要想象和发展社会和机制实验。同样重要的是,它需要对我们,即人类,与我们迄今为止所谓的“自然”之间的关系进行更深入的思考。


实际上,新冠病毒危机加重了环境危机,已经改变了人与自然关系的认知框架。人们认识到,自然不是惰性的和被动的,而是对我们的鲁莽行为做出反应的实体。结果是,许多人开始意识到,人类将自己视为自然的主人的造物主视角是被误导的。同时,他们中的许多人开始谈论一场正在进行的战争,其中病毒是敌人。这就像在说大自然是敌人。这个想法也必须克服。我们人类应该理解的是,我们也是“自然”,也就是说,我们应该理解,我们是我们称为地球的更大的生物体的一部分,而像新冠这样的紧急事件,又或是我们面临的气候和生态危机,不能被称为战争,而应称为灾难。实际上,应用于自然事件的战争隐喻表明了自杀策略:对自然的敌对行为,因此也是对我们自身的敌对行为,相反,如果自然是一个大型的活生物体,而我们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么如果这种有机体生病了,我们必须做和实施的应该是治愈策略,治愈自然也可以拯救自己。


但是,为了使这种情况真正发生并带来积极的结果(这不是理所当然的),这种哲学上的重新定位必须与我们前面提到的实际实验交织在一起。也就是说,它必须与能够照顾自己并能够照料地球的地方社区的可见的、有形的建设行动相互作用。反之亦然。


埃佐·曼奇尼于布奇内

2020年4月4日

返回顶部